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三水|您身边的商业事1001论

低到尘埃,每日水论

 
 
 

日志

 
 
关于我

资深财经作家与商业观察家,以及北京三十度空间集团创始人。现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企业社会责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品牌营销学会常务理事,以及《第一财经日报》、《北大商业评论》、《中欧商业评论》等影响力媒体专栏作家。产业经济观察者、现代新国企论提出者。

网易考拉推荐

《门》  

2011-02-05 12:26:19|  分类: 原创小说《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系列创作连载1-离开水子(1)

 

题记:

悄悄地把门关上/

没有鸟语花香/

没有怦然心动/

一切重归静寂/

虽了无生趣/

倒也少了几分周遭和辛苦/

心底处却依然在想着如何把门打开……

 

——夏 言

 

  (1)

去往广州的飞机终于在西京国际机场起飞了。

望着站在机舱内过道的美丽空姐摆弄着安全讲解的姿势,我知道,我没有成为水子的“救世主”,我与水子长达5年的爱情就这样彻底地结束了。虽然,也许我们谁都没有真正地搞懂爱情究竟是个什么,它从何而来又将把我们彼此带到哪里。

明显感觉到飞机正以120度的角度钻进茫茫的云海,我的耳朵也开始发出蜂鸣的声音,头觉得有点轻微的痛,胃有小一阵的痉挛。我慢慢地闭上自己的眼睛,只用心感受飞机的轰鸣声。我有些不由自主的倦怠感。

与我邻座位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学生气的女孩子,长的很清纯的那种,大大的眼睛,睫毛亮闪闪的,笑起来脸上自然露出两个迷人的浅浅酒窝。她上身穿着一个带吊带的背心,胸部微鼓,看起来还象没有发育完全。头发并不太长,但却发黄,似乎是曾经焗过。

其实,这些并不是我有意观察到的。只是在刚上飞机寻找座位时,她却比我早到,我坐在里侧,而她恰恰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所以,当我请她让一下我进去时候,她冲我嫣然一笑,呼气如兰,不免让我在落座时多看了她两眼。

“先生,您怎么了?”当我用手抚慰还在痉挛的胃并显得有些不舒服的时候,她冲我说道。

我睁开了双眼,客气地对她说:“谢谢。我只是有点不适应,一会就好了。”

“或许是头一次坐吧,习惯就好了!”她脸带着那两个小酒窝笑着对我说。

“啊,也许是吧。”

鬼他娘的第一次!我在心里嘀咕着。飞机是个什么东西?!这是我坐了很多次飞机之后的唯一感觉。说心理话,我真的不喜欢做这个玩意。倒不是因为它一发生事故肯定没好,而是一直悬浮在空中的感觉让我想到了“等死”两个字。我真的惧怕那种等死的滋味,想一想,自己随着飞机一同浮荡在云海之中,常常因大气流的影响而使机身剧烈的晃动。每每这个时候,我的心里都是恐慌的很,想拼命地抓住一种东西。但结果是我什么都没有抓住。这让我不自觉地又想起了我和水子的爱情,经历了5年之痒后,我照样是什么也没有抓住。想来,这也许就是老天的安排吧。

“在想什么?”那个女孩用手轻轻地碰了碰我,一脸天真地看着我。

我能想些什么?无外乎是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了。我从小到大,脑袋就一直没有闲过,转悠个不停。但转悠又有什么用呢?我还是拿水子没有办法。

我知道,自从我作出离开西京市的决定那一刻起,我就自动放弃了水子;确切地说,我放弃了一种自认为能监守一生的痴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按照水子的说法是,我们彼此都没找到“一扇门”。一扇门?是的,她轻描淡写地对我说,没错,我们没能找到“门”。那什么“门”呢?水子没有继续回答我,她用一种让我难以琢磨的笑结束了我们正式告别时的话。不是在机场,因为水子没有送我。

水子有病,我至今还这么认为。她有一种难以痊愈的心理疾病,这自打我爱上她的那一天起,甚至于在我看她天真无邪地冲我第一次笑的那一刻起,我就莫名其妙地感受到在水子明亮双眸的背后或许隐藏着一种自己让自己负重的心理阴影,这阴影就象一个幽灵一样长年累月地附着在她的身上,每时每刻都在吞噬着我对她的信心与感情。最终的结果是,在与幽灵的长达5年的苦苦较量之后我狼狈地败下阵来。

“先生,您喝点什么?”

“给我来杯咖啡吧。”飞机飞行平稳过后,空姐开始给乘客供应饮料,空姐的话也打断了我的沉思。

“小姐,您呢?”

“也给我来点咖啡吧。”邻座的小妹妹说道。

漂亮的空姐把一杯咖啡轻轻地交到我的手上,并礼貌地说:“先生,看起来您的精神并不算太好,好好休息一下吧。”

“谢谢您的关心,没什么,只是头有些晕。”

我把杯子放到了小桌板上,并随手从座位前方的布袋里抽出一本杂志翻看了起来。

过了一小会,耳边传来了邻座女孩子的话音,“您这是去广州旅游?”

“啊,不是的,我是去广州工作。”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真的有些倦怠,但不由自主的沉思让我无法静下心来休息片刻。既然无法休息,索性也就与她聊会天吧。在我们的聊天中,这个女孩告诉我说她叫林幽儿,还在读大三。这次去广州并不全是为了旅游,而是还有一个令她兴奋的事情:见一个网友。她说他们在网上认识已经有将近3年了,彼此很有好感。一直就想见面,于是他们相约在这个暑假在广州激情“碰头”。她还有些羞涩地告诉我说,他们已经相恋了。相恋了?我有些吃惊。
“你不信?”

“我信!”呵呵,网恋,一种时髦的感情方式。就在我读大学的时候,这种方式还没有完全出现。如今,仅仅几年的光景,这玩意就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并成为了一种时尚,一种游离于肉欲与精神之欲的时尚。

我清楚地知道,我是被这种时尚所抛弃的人。因为,我固执地认为,一个没有把握住现实爱情、一个完全把肉欲剥离出爱情的人,我,还能希望以这种时尚的方式来获得一种结果吗?我不相信,真的不相信。

但我并不鄙夷这种感情方式。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社会所能带给人们的新鲜感和刺激感实在是太少了,而网恋的神秘和“好玩”恰恰是人们能够把玩自己的一种新生事物。对此,我毫不怀疑。但一个问题是:这个世界真实吗?一个不真实的世界能让自己真正地快乐起来吗?

林幽儿对我说,她本不相信什么狗屁网恋,也曾对其大加批判。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上了QQ,认识了一个名为“花芯青年”的男孩子,两人初次聊的很是投机。自此以后,林幽儿就按时守在电脑前,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象着了魔一样。她说,他们天南海北无所不聊,包括男欢女爱的话题。

“难道你就不怕他骗你吗?”我笑着问林幽儿。

“我想不会的。他为什么要骗我呢?”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一幅天真无邪的样子。

“广州的白云机场马上就要到了,请各位乘客收好小桌板,调好座椅靠背。我们的飞机马上开始降落,一刻钟后将降落在白云机场。”飞机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谢谢您乘坐南方航空公司的班机,希望我们能够下次再见。”

晚上8点,飞机安全准时地降落在广州的白云机场。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