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三水|您身边的商业事1001论

低到尘埃,每日水论

 
 
 

日志

 
 
关于我

资深财经作家与商业观察家,以及北京三十度空间集团创始人。现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企业社会责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品牌营销学会常务理事,以及《第一财经日报》、《北大商业评论》、《中欧商业评论》等影响力媒体专栏作家。产业经济观察者、现代新国企论提出者。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已过,我们回顾起来能记住什么  

2010-12-31 20:0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第一财经日报2010年12月31日的社论,我认为是一篇好文章,留此也算是新千年第一个十年最后一天的纪念吧:

              英国作家狄更斯或许没有想到,他在《双城记》里写下的一句话,会在100多年后的今天被后人不停引用,直至用滥。他是这样写的:“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其实,以“最”字来做形容词的前缀,当谨慎为妥。不过,如果一个时代将正面与负面的两极都能够加以包容、加以浓缩——无论如何,这样的时代与“平庸”二字无关。

  2010年的中国,就处在一个不平庸的时代。当年历翻到了一年中的最后一页时,回顾过去的360多天,人们会感慨,在这一年中,我们的祖国经历了太多的喜与悲、乐与愁。在收获着物质与精神双重财富的同时,2010年这个年份,也给这个国家留下了许多反思。这些反思,将成为值得铭记的精神财产。

  这一年中,上海世博会与广州亚运会的成功举办,是中国人在一个年度里奉献出的两场盛宴。盛宴未必完美无瑕,但足以激动人心。这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精彩亮相,也是对自身国力的客观检阅。那些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志愿者,毫无疑义地成为贯穿两场盛会的亮丽风景。

  这一年中,中国没有逃脱“自然灾害频发”这样一个描述性短句的“魔咒”。在4月,最高震级达7.1级的地震,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也成为汶川地震之后最不堪回首的噩梦之一。在8月,西北小城舟曲则经历了泥石流灾害——这场地质灾害的极其严重性,迫使人们思考,在这起天灾的背后,又有多少人为因素的阴影。

  这一年中,中央政府启动了一场号称“史上最严厉的”楼市宏观调控。调控的目标十分清晰,就是要抑投机、增供给、稳房价,着重强调还原商品住房的消费属性。这场大调控,引发了相当多的争议,甚至一度出现“调控失败论”。但是,持此论者无法回答,如果不调控,情形又会怎样?

  这一年中,通胀来势汹汹,物价一路上涨。形势逼迫政策调整,货币政策出现转向。在多次使用数量型政策工具之后,央行又两次祭出加息的价格工具。把好流动性总闸门成为必需选择。这是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中国经济之后,中国货币政策首次出现了重大的调整。

  这一年中,市场生态依旧令人担忧、失望。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没有出现质的改观。蒙牛的恶性营销事件、QQ与360之争暴露出的是商业秩序失范现象依然严重,市场的草莽意味不改。国美之争则如一场长长的商业连续剧,引人入胜,也令人深思。“十一五”阶段的节能减排也得以完成,但伴随着这一目标的实现,却是有不少地方频现拉闸限电的荒唐闹剧。这是成绩背后的不和谐一幕。

  这一年中,的力量引人关注,以至有人惊乎:这是不是意味着引致一场新的“治理革命”?这一年中,国人的娱乐精神得到了极大的张扬,“我爸是李刚”、“神马都是浮云”等网络热门语言,在充满娱乐意味的同时,又分明带有几许小人物的辛酸。有些语言,可谓就是针对强权的中国式嘲讽。

  “拆迁”、“拆迁”!这是我们的社论曾经在这一年中多次涉及的关键词。强拆行为已经导致了民众的极大愤怒,这种社会情绪与舆论的监督力量结合在一起,共同推动了新拆迁条例的立法进程。与拆迁或许相关,温州乐清一村长在年末的被撞死亡,则激发了新闻界对厘清真相的极大渴望。而围绕着知情权问题,在过去这一年里,警权被滥用、舆论监督权被压制的公共事件曾发生多起。

  好了,不必再一一陈述。有限的篇幅不足以覆盖过去这一年中的精彩与难忘、艰难与悲怆、厚重与轻薄。归结起来,处于不断发展当中的中国经济社会,在居高不下的GDP数字背后,却存在着对发展质量新的追问;中国人的总体财富不断增长,但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民众幸福指数未见明显提升;政府的治理手段在不断增加,但是社会弹性不足的问题也充分暴露;经济转型的共识与实现转型的目标之间,距离甚远;一些主事者对法治的认知与行动之间,常常背离。

  于是,一幅今日中国政经与社会生态图景已经基本清晰地呈现出来。过去多年间积累的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等多方面的问题与矛盾,现实地摆在面前。长期问题与短期矛盾之间如何平衡、加大改革攻坚力度与减少社会震荡之间如何考量等命题,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难题。

  历史如江河之水,不会静止不动,将不断前行。即将开局的“十二五”乃至更长远的时间中,国人在承接已有成绩的基础上,如何化解日益尖锐的经济、社会矛盾,关乎中国未来。归根到底,还是要推动系统性的改革,推动科学发展的步伐,推动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的建设——2010年这一年,或许已经对此作了很好的注解。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